每日经济新闻
生活服务

昂热全名 > 生活服务 > 正文

全名昂热: 武汉网约车里的医护剪影:跨越“疫区”的泪水、坚守和希望

昂热全名 www.krlld.com.cn 每日经济新闻 2020-02-08 22:39:51

他们的口述像一把剪刀,让我们看到“疫情”之幕背后的感动之泪和希望之光。

每经记者 刘洋    每经编辑 王丽娜    

至少十年没哭过的成冬,这次“崩溃了”。

在成为志愿者的第十天上午,一个怀胎7月的护士,坐上成冬的车,理由很简单,就是想帮一线的同事再做点什么。轻描淡写之间,让成冬自觉“特别渺小”“一败涂地”,即便是在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采访他的当天下午,他的激动之情亦尚未平息。

90后陈灵毓则十分“跳脱”,祖传三代都是武汉人,对这座城市早已“情根深种”。在疫情爆发的第一时间,她就已思考,自己到底能做什么。当高德与武汉当地的风韵出行推出“医护专车”后,陈灵毓“火速”加入其中。不过,终日穿越“疫区”,总会疲累,但一位医护人员“很阳光的话”,给她带去温暖。陈灵毓说,我觉得他不但能救治身体,也能救治心灵。

成冬、陈灵毓背后,是千百个如今奔驰在武汉街头的志愿者。他们的口述像一把剪刀,让我们看到“疫情”之幕背后的感动之泪和希望之光。

“整个人在她面前变得特别渺小,觉得自己一败涂地”

成冬 37岁 男 高德医护保障车队

今天是我做志愿者的第十天,很多事情很感动,但不至于让我流泪,我已经十多年没哭了,但上午发生的事情,真的让我彻底崩了,好久才回过神来。


成冬 图片来源:受访者提供

上午我从高速下来,接到一个孕妇,7个月,她是护士。我接了这么多天,也带过孕妇,但这么大的肚子是第一次。我问,你这么大肚子可以在家里休息,为什么去?她说,看到同事都在一线,想帮他们做点什么。其实,护士长是不愿意她上班的,她坚持要去。而且她家住在高速口附近,也很难打到车。她说,去社区里面申请,社区说也很难配到车,等了很久。

我问她,你出来上班,家人不担心你吗?她说,家人不知道。我说,不可能,你一个孕妇在家里怎么生活呢?她说,我跟我老公在一起,但我说了算,就很轻描淡写的一句话。

我听到后就特别心酸,送完她后,瞬间就崩溃了。我不知道我该说什么,整个人在她面前变得特别渺小,觉得自己一败涂地。

我觉得她老公也特别伟大,我自己的宝宝就特别小,五个多月。我差不多有十多天没抱过他了,以前都是我陪他玩。我妈去世早,孩子我们自己带,现在我不能跟他玩,只能远距离地说说话。

现在,所有医院的医生跟护士都是急行军的状态。你看我现在车上,就有两个护士,半个小时内要到火神山。今天早上,我也开了60多公里,送一个医护人员。她有一个多星期没回家了,回家去拿换洗的衣服。我觉得他们真的是很伟大。

我最开始做志愿者,是家庭给我动力,后来接触越来越多的医护人员,他们成了我的动力,我甚至可以不吃不喝。我早上5点钟醒过来,6点准时出车,一直到晚上11点、12点,甚至1点、2点。每天把油烧干才回去,(排量)1.6的车,烧掉400多块钱的油。昨天从早上6点到晚上的10点多,我就回家吃了一口,一点都不觉得饿。

我加了太多志愿者群,因为手机有点老,不停充电,温度太高了,(群)又不断刷屏,手机崩掉好几次。

前几天,我送走一个泰国留学生,今天,他给我发了短信,说“感谢你把素不相识的我,送到大使馆,又送我们去办签证,跑了好几百公里,又把我们送到机场,没有收我们一分钱”,并给了我一个承诺,今年冬天,无论武汉变成什么样子,他一定会回来。我听了这话特别感动,特别暖心。

“我觉得,他不但能救治身体,也能救治心灵”

陈灵毓 28岁 女 高德医护保障车队

我们家祖传三代都是武汉人。

1月18日公司放假前,就有传言说出门要戴口罩。“禁行”后,大家都把自己关在家里。当时,我想到的第一个事情是,我能做什么?第二件事,怎么样帮到别人,并且不会害到别人。


陈灵毓 图片来源:受访者提供

当时,弟弟把我拉进一个微信群,风韵出行在群里征集专门针对社区的志愿者,我报了名,结果它和洪山区匹配,我住的地方和洪山区距离太远了,算是武汉的两端,就没报成。后来高德携手风韵出行推出医护专车,我自然就加入了。

我接送的医护人员都很年轻,跟我差不多大,二三十岁。早上接送的时候,他们自己会跟我聊天。如果是下班,我都不忍心去打扰他们,因为他们看起来就很累。

昨天下午四五点的时候,我将一位医护小哥哥从他家里,接送到普爱医院。那个时候,其实我已经很累了,仿佛一个泄了气的皮球,不怎么想跟他讲话。

但是他兴致很高,跟我说,“你看今天天气很好。”“温度上升了的话,这就会对(控制)疫情有帮助。”“我之前是呼吸内科的,现在调到急诊科了,这几天的确诊,包括来就医的人数都明显减少,后面会越来越好。”我当时就觉得这个小哥哥还蛮有意思的。

结果今天中午11点左右,我又接到他了。一开始,因为戴口罩,我不知道是不是他,但通过这些片段,我们对上了。他就跟我讲,他们其实也蛮辛苦的,因为急诊根本就不能休息。如果要休息的话,衣服又要脱,所以他们就只能在那个房间里面守一晚上。他又跟我说,最近这两天来急诊的人数变少了,快好了。他说的都是很阳光的话,特别给人温暖,对我触动很大,我觉得他不但能救治身体,也能救治心灵。

我接触的都是一线的医护人员,虽然我们不会讲太多话,但是我是可以感觉到他们具体的精神状态,整体是很平稳、很积极的。

所以,作为一个仅仅是开车的人,我没有什么压力,就每天?;ず米约?,保证自己为别人做点什么就好了。出门之后,一整天也不会吃东西,因为无论吃喝,都会去上洗手间,那防护服就废掉了。

刚曝出新冠肺炎时,说是主要针对有慢性病的50-60岁的人群,正好我父母就在这一年龄段,属于高危人群,我不可能让他们冒这个险。所以,我父母这段时间一天到晚(想)要到我这里来,我都会严厉禁止。

现在路上一点都不堵车,甚至可以飚到超速,但我还是希望早点堵车吧。

新型肺炎疫情330个城市实时查询

如需转载请与《每日经济新闻》报社联系。
未经《每日经济新闻》报社授权,严禁转载或镜像,违者必究。

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:021-60900099转688
读者热线:4008890008

特别提醒: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,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。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,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。

武汉 网约车 医护

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

0

0